红杉资本创始人Don Valentine: 一个真正影响投资人的投资人

也是在这段时期,Don开始对科技公司进行个人投资,他的投资吸引了一家私有资本集团——Capital Group的注意。

他和Capital Group一起在1974年建立了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,并成立了第一个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。

这支基金对电子游戏公司雅达利和苹果电脑进行了开创性的投资。

前者由诺兰 布什内尔创办,后者由史蒂夫 乔布斯和他的高中朋友史蒂夫 沃兹尼亚克创办。

Don同时在雅达利公司和苹果公司的董事会任职。

这些早期投资使红杉资本一举成名。

Don为这家合伙制企业选择的名字“红杉”,象征着红杉树顽强而长久的生命力,一如他的个人品格一样,同时也传达了一个没有以自己名字命名公司的创始人的谦卑之心。

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Don一直是红杉资本的驱动力和核心人物。

这段时期诞生的很多传奇企业,包括甲骨文、LSI Logic、Microchip Technology、Linear Technology和Network Appliance等,都深深刻上了他的印记。

在投资的众多公司中,他最引以为傲的是思科。

从1987年红杉资本首次投资时算起,他担任思科董事长长达30年。

这期间,思科披荆斩棘,为互联网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Don还培育了两家公司,美国艺电公司和Sierra半导体公司。

从商业计划书到公司成立,这两家企业都是在红杉办公室里完成的。

前者已成长为视频游戏行业的中流砥柱。

后者则与新加坡政府共同创立了特许半导体公司,改变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面貌。

在始终对红杉的事业保有热爱之余,Don还对苏格兰雨季的高尔夫、加利福尼亚州的圆石滩,以及奥克兰突袭者的比赛情有独钟,尤其欣赏汤姆·布雷迪的精湛球技。

多年来,他一直坚定地为斯坦福工程学院提供支持,并帮助创立了斯坦福工程风险基金,该基金已经在美国大学中成为典范。

他同样是医学研究的坚实支持者。

不太为人所知的是,他还是旧金山歌剧院和旧金山交响乐团的粉丝:他是前者的长期会员,并在后者担任理事会成员,而且是其领袖迈克尔 蒂尔森 托马斯的热心支持者。

在Don的晚年,与大多数退休后的领导者不同,他甘愿退居二线,不再轻易批评那些他认为错误的决定,也不再干涉具体业务。

但是作为经验丰富的智囊,他依然热心为那些到他办公室拜访的人提供建议。

一向好奇的他,总是喜欢和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轻人待在一起。

他的家人、朋友,以及那些与他一起奋斗数十年的同事,都对他充满了深切的回忆。

在人们的记忆里,他有着喜欢绿色墨水、从不喝咖啡的可爱怪癖;他还是一个认真的聆听者,欣赏沉默中深思熟虑,帮助许多创业者的万丈高楼打下坚实的地基。

他坚持认为,对每一位创业者的终极考验,是有没有想清楚创业将为谁创造价值,这也成为他总是不断会问创业者的一个问题:“Who cares?”Don Valentine愿你安息。

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6日,红杉资本官网宣布,红杉资本创始人、硅谷风险投资之父、风险投资四大巨头之一唐 瓦伦丁(Don Valentine)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去世,享年87岁。

“Don的一生与硅谷的发展交织在一起。

”在讣告中,红杉资本表示。

瓦伦丁及所造就的红杉资本与硅谷近些年的创新密不可分,其投资过的公司包括掀起个人电脑革命的苹果、开创游戏机工业先河的Atari、知名数据库公司Oracle、网络硬件巨人思科、网络传奇雅虎,等等一系列知名企业。

瓦伦丁也因此被视为“硅谷风投之父”般的传奇存在。

瓦伦丁一直是红杉资本的驱动力和核心人物,直到1990年代中期,他放弃了对红杉资本的控制权,对红杉的影响也从有形变为无形。

直到现在,红杉依旧延续着瓦伦丁流传下来的“赛道”与“航母”的投资策略:每一个大热的行业或公司里,总能窥见红杉资本的大名。

瓦伦丁,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影响了投资人的投资人。

一生投身硅谷瓦伦丁1932年出生于纽约。

50年代末,著名的“硅谷黄埔军校”仙童半导体公司发明了集成电路,大学刚毕业的瓦伦丁正好成为公司的第一位销售员。

随着整个半导体市场的壮大,瓦伦丁在1961年一年时间里,创造的个人销售额就超过了仙童上一年的总销售额。

于是,他很快就被提拔为西部地区的销售经理。

8年后,出于“继续奔跑”的使命,瓦伦丁成为了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的联合创始人。

1972年,瓦伦丁离开国民半导体公司,在风险投资的路上安营扎寨。

此前,他小试牛刀,顺着半导体业上下游,投了几个小项目,赚到一些钱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