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上 1000支冷箭正在瞄准你的后背! 说说医生妻子网曝医生前夫投毒谋杀事件

我得承认,回应文章比爆料文章更赢得我的好感和信任。

前文更多从带节奏和情绪的角度着手,从道德角度塑造弱者形象和恶人形象。

后文更多是从法理和医疗常识角度,阐述这个事件冲突的前因后果。

当然,我始终坚持那个前提——一切以警方的调查结论为判断依据。

也不能完全排除任何的意外,我们不能以文法的优劣来断定是非。

哪怕已经有8成把握,也不能武断地排除另外2成特例的可能性。

这个医生为什么投毒?是因为婚外情?钱财物?目前至少看不出动机。

这81支药物只是购买,没有证据显示是在短期内注射进人体,也不能证明身体的疾病是因为这个药物。

后一条如果没有权威专业机构的鉴定结论,是很难坐实投毒结论的,这是硬伤。

最后,我想到另一个不寒而栗的事实。

如果这个高医生不懂得写文章,也不懂得走网络渠道公共表达伸冤,他会不会已经被残酷的网络定格在一个“投毒杀妻”的位置上?要知道,他的私人照片已经在网络上被爆料者传播。

我认为,这是不太能接受的行为。

毋庸置疑,这警示的是一种针对我们每个人的风险。

网络曝光真的是一枚双刃剑,用得好,那就是伸张正义的利器。

用歪了,那就是射向普通人的1000支冷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网络上 1000支冷箭正在瞄准你的后背! 说说医生妻子网曝医生前夫投毒谋杀事件

最近,一篇名为《实名举报费县医生长期盗取医院大量药品,多次下毒谋杀妻子》的爆料文章在网络疯狂传播,甚至引起了主流媒体的介入报道。

前夫医生好久不见女医生遭前夫投毒 图-1

作者自称是山东临沂市费县的一名医生,名叫刘畅。

她在文中写道,自己的前夫高瑞森是费县梁邱卫生院儿科的一名医生,在两人婚姻存续期间,她怀疑前夫往她日常饮用的水和牛奶里注射激素类药物地塞米松,并导致她被确诊为Ⅱ型糖尿病。

事情发生近2年的时间里,刘畅称自己一直在四处奔走申诉,但始终因证据不足未能得到满意答复。

在文中,这位医生写道:“直至今日,意图谋杀我的高瑞森依旧逍遥法外,仍然在原单位稳稳当当地做医生。

”这个作者还爆料了那个医生一个令人生畏的细节——恋爱期间,她曾发现高瑞森杀了房东家的狗,“他说他砍了一夜狗。

那时候,我就觉得他不正常,但我对他有感情,加上他一直逼婚,我就嫁给他了。

”今天,另一位爆料的医生撰文公开回应了这个事件。

医生前夫不好惹女医生遭前夫投毒 图-2

看了这一来一往的攻防,我的第一个感受是,网络曝光真的是一枚双刃剑,用得好,那就是伸张正义的利器。

用歪了,那就是射向普通人的1000支冷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面对这个事件,我大致有如下观察视角:这个爆料人自述,事后她曾向当地警方、卫健局等单位举报,走上了漫漫维权路。

这个长期时间多长?这个前夫医生的描叙是——2年时间不停到各个部门诬告我。

1到2年时间都告不倒一个无权势的普通医生,这个医生还能在岗位上正常工作,这已经是另一种洗白。

这个医生背景是一个普通人,不属于特权阶层子弟。

我们的公权机构没有太大动机来包庇这个普通医生。

一切结论以官方结论为权威依据,我认为是靠谱的。

当地卫健局一名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确认,目前高瑞森本人仍在正常上班:“我们不能因为网上出现了舆情,就把一名医生停职,我们也在等待公安的调查结果。

”——这种姿态是负责任的。

第二,既然都是医生,那应该对地塞米松注射剂这个药物都不陌生。

至少医疗常识告诉我们,要用药物投毒杀人,怎么选也不可能选地塞米松。

用地塞米松杀人,又慢又低效,因为这不属于一种毒性药物。

文章提示了81支5毫克每支的地塞米松存在,这个购买时间是从16年3月到17年10月,事件跨度19个月,剩余了7支,那就是74支。

做最极端的假设,一次10毫克,最多也只能用7次,还据说是多次口服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